[!--temp.google_tongji_new--] 汤姆叔叔影院
欢迎观临汤姆叔叔影院!最新域名:https://tmss.live
登录 |  注册
***
  • 个人钱包
  • 今日签到
  • VIP投稿
  • 我要赚钱
  • 登出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https://tmss.live

您目前还未开通会员
成为VIP享受更多观影特权

开通VIP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小说 > 官场上的少妇
官场上的少妇
时间:2024-02-27 01:34:21
看到他进来,虎娃顿时就冲着向南天说道,然后指着对面的沙发看着胡风说道:“坐吧,不好意思,我刚刚有些生气,把茶几给拍碎了,还没来及收拾。”他说着,脸上带着一抹歉疚的目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真的不好意思。只是胡风是什么人,真正的老油条,自然不会相信他这句话,不过也吃了一惊。身为军人,他的功夫也相当不错,自然能看出来眼前的茶几的确是被人一掌给震塌了的,想要把红木的茶几给震塌,那需要的力量可不是一点两点。“好功夫。”他顿时脸上带着一抹赞赏的光芒说道。这个时候,向南天正好走了出去,把门给关上了。“好了,别说这些废话了,我知道你是来做什么的,我也明确的告诉你,我是不会放过胡波的,如果说上面不管这个事情的话,那我就把他的那些录像全部刻成光碟去卖黄碟,我看谁能玩过谁。”虎娃直接看着胡风说道:“当然,我还会在光碟上写上你们全家人的名字,并附上你们全家人的照片,我想,一定很多人都很喜欢看的。”听到他的这句话,胡风差点被自己一口气给噎死。“你,你先别激动好不好,我知道胡波做的事情是有些过分了,我来就是来和你商量这个事情的。”他急忙说道:“你大可不必这么劳师动众,我可以给你保证,胡波一定不会再出现在你的视线之内,而且,我们家可以给你适当的精神补偿。”他说着,就一脸希冀的看着虎娃,指望着他能松口。“好啊,我很喜欢别人给我赔偿,钱谁不喜欢啊,我给你一个账号,你往上面打两亿英镑,胡波的事情我帮你给圆了,我保证,这个世界连一只蟑螂都不会知道这个事情了,你感觉怎样。”虎娃顿时笑道,也一脸真诚的看着胡风。胡风再次差点被自己一口气给噎死。“两亿英镑,你难道觉得我家是印钱的啊。”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是在求人的话,他真想抽这个家伙一巴掌。对不起,这么多钱,我们家没有。““那就算了,穷人还学人家谈什么判啊,早早回家等结果就好了。”虎娃说着,就准备起身。看到他这么干脆的就想要走,胡风顿时说道:“不过我能给你一个你无法拒绝的条件。”“说吧,我在听。”虎娃也不坐下,就站着看着他。“我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想要踩着胡波的肩膀上位,可是你不感觉这样的上位风险太大了吗,我可以给你一个更加简单直接的,南华市的市长,你感觉怎么样。”他一脸自信的看着虎娃说道。在他感觉,没人能拒绝这个要求。“你没发烧吧。”虎娃一脸惊讶的看着他问道。“什么意思。”胡风有些奇怪的问道。虎娃顿时笑道:“你没发烧怎么会说出这么可笑的话,你哄小孩啊,你知道我今年多大吗,我才二十二周岁,你就要我去当市长,你是盼着我死啊,所以我说你是不是发烧了在说胡话。”听到他的话,胡风一愣,摇摇头,却不生气。“你知道我说的不是你,是你想让他上去的那位,也就是匿名举报的那位。”他说道。虎娃顿时一愣,知道以胡家的能力想要查到这个事情并不是很难,顿时就摇头说道:“你知道吗,我从幸里就很穷,我爸就经常告诉我,啥事都要靠自己,我还是喜欢靠自己。”他说着,脸上带着真诚的笑容,道:“所以,我想靠自己。”“我知道你现在能借的力量很多,但是,你能保证这些力量你能借多久。”胡风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消失了。虎娃一愣,然后再次坐下了。“我想,我们可以谈点其他的事情,比如,药品,你应该知道我的血液有一种特殊的魔力,能够让人身体的伤痕快速的恢复,我想,军队应该很需要这种药品。”他笑道。听到他的话,顿时胡风就猛的站了起来,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走到他面前,压低声音说道:“难道你有这种药?”“没有,不过很快就有了,我保证。”虎娃笑道:“你知道我想要什么。”“我给你一千万英镑,你放过胡波,这是我的能力极限了。”胡风道。“对不起,我对你的这个条件不感兴趣。”虎娃笑道:“这个人情,不止一千万英镑。”胡风沉默,他听懂了虎娃的话。良久,他才说道:“这个药,你确定能让我来和你们谈判,你的条件我就答应。”“合作愉快。”虎娃顿时就站起来冲他伸出一只手,胡风也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只是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相信我,你会感谢我的。”虎娃笑道,看向胡风。“我知道你在说什么,可他毕竟是我弟弟,一个妈生的。”胡风有些无奈的说道:“不然我也不会来这一趟了。”“你难道不觉得,如果没有他的话,你会更好一点。”虎娃笑道:“或者说,我们,和你的家都会更好一点,只是你妈会难过一些。”“我听说了,你爸好像也很不喜欢他。”他说着,眼神看向胡风,里面呆着一抹期待的神色。“可是,他毕竟是我弟弟,一个妈生的。”胡风再次说道,只是他自己的眼神里也开始晃动了。虽然,他总是惹事,总是要我给他擦屁股。““你自己考虑吧,其实,难道你没感觉到吗,你的家族已经开始放弃胡波了。”虎娃又笑道:“不然的话,他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不会只让你一个人来的,或者说,他们都没让你来,你来只是因为你必须要来。”听到他这句话,顿时,胡风就愣住了,额头上渗出了一丝冷汗。“你怎么知道这个事情的,木风告诉你的吗,我知道,他是国安的人,手眼通天。”他说着,就被虎娃给打断了。“不需要他告诉我,是我自己猜到的。”虎娃笑道,站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也给胡风倒了一杯,然后继续做下,二郎腿轻松的翘起来,看着他继续说;“我只是知道谁举报的他,举报到了什么程度而已。”“是你,对吗。”胡风顿时就目光凌厉的看着他。“不,如果你是我的话,你会自己去举报他吗?”虎娃笑道。顿时,胡风就愣住了,略微一思索,脸上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或许,我本来就不该来,不是吗。”他说道。“也许吧,不过如果你不来的话,又怎么能够知道我有神秘药剂的事情啊,最少你来了,还有一个好消息,不是吗。”虎娃笑道。胡风沉默,摇摇头,说道;“如果我有两亿英镑,我绝对给你,你信吗。”“我不信。”虎娃很干脆的说道:“我没有诋毁你的意思,只是,我感觉两亿英镑太多了,如果是我,我也会舍不得花的。”他说着,然后冲着他再次伸出了手。“祝我们合作愉快。”胡风伸手握住了他的手,然后就起身拉开门大步的离开。他走了,向南天顿时就走了进来。“他没有为难你吧。”他立马问道。作为一个商人,而且还是一个聪明的商人,他的第一本能就是保护自己。“你觉得他能把我怎么样了。”虎娃一笑。放心吧,这个事情按照正常的步骤来就是了,把那些带子拿回来刻成光盘了以后记得给我送一份,我也要走了。“他说着,就往外走。“不需要我给你安排几个女孩,让你轻松一下吗。”向南天在背后嘿笑着。“暂时不用了,我现在累了,就想好好睡一觉。”虎娃笑着,头也不会,冲着背后摆了摆手,大步离开。他走了,向南天这才轻轻的皱起了眉头,一个人坐在办公桌的后面,点了一根烟狠狠的吸了起来。出了他的门,虎娃哪里都没去,径直就回了县委办公室,只是他是走路回去的,而且路上还尽可能的在慢慢磨蹭。刚进了办公室的门,就看到胡风和胡波两个正安静的坐在会客茶几的两边,胡风一脸的阴郁,胡波则是在一根一根的抽着烟。“你告诉我,是不是你个王八蛋在害我。”看到虎娃,胡波顿时就一个箭步上去抓住他的衣领。虎娃没有躲开,任由他抓着自己的衣领。“不是。”他笑着撒了一个慌。胡波苦笑,放开他,说道:“到现在了,难道你还是不能给我说实话吗,难道我胡波做人真的就那么差吗。”“是。”虎娃还是笑道,然后自己坐在了胡波刚刚坐的地方。说实话,我很不喜欢你,我到你身边来就是因为我很不喜欢你。“他说着,拿起茶几上的烟盒从里面拿出来一根含在嘴上点燃,还是抽了一口就呛得咳嗽了起来,然后一把把烟给掐灭了。“什么破烟,这么难抽。”他骂道。胡风顿时就在边上笑了起来。“这可是正宗的好烟,内部特供的,只是比较烈,你没抽过烟,当然就会呛到了。”他说道。虎娃点点头,然后看着一脸茫然的胡波说道:“给你个选择,或许能救你一命,就像这根烟一样,自己把自己给灭了。”他说着,把手上已经掐灭的烟在烟灰缸里狠狠的摁了下去,揉成了一片。“本来,我只是想用你做一个台阶,可是,你太过分了,你不该碰她的,真的,虽然我知道你很色。”他笑着看着他,只是眼睛里带着一丝通红。但是你不该那么急着表现。“胡波沉默,他当然知道虎娃在说什么。良久,他才看着胡风问道:“你呢,也是这个意思吗。”他的脸上带着惨笑。“家族这次并没有让任何人来,是妈让我来的,她担心你,让我告诉你,在外面混不下去就回去吧,回家就没人敢欺负你了。”胡风无奈的说道。毕竟,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弟弟。听到这句话,胡波顿时哭了,嚎啕大哭,蹲在地上,捂着脸,像极了一个被人欺负的小孩。过了两分钟,他忽然不哭了,一脸平淡的看着虎娃说道:“我选择回家。”“谢谢,你会回家的,如果可能,我会经常去看你的。”虎娃说着,然后把手上的茶杯向他递了过去,他愣了一下,就要伸手去接,虎娃却忽然揭开茶杯把里面的茶叶泼了他一脸。“你不应该碰她,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女人是我早就安排好的托,你现在必死无疑。”他压着声音嘶吼着说道,然后一把把手上的茶杯摔在地上,坐回了椅子上,脸色瞬间变得平静,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如果现在从外面进来一个人,根本就不可能感觉杯子是他摔的。“不好意思,手松了一下,茶杯掉了,放心,我会赔偿的,一个茶杯,我赔得起。”他看着胡风笑道。胡风沉默,他发现,自己需要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仅因为他对势的应用已经达到了一种巅峰,也因为他毫无顾忌的无耻。在任何一个战场,人最怕的都是不按照任何套路出牌的人。“不用你赔,只要你让我把碎杯子带走就好,毕竟他是我家的。”胡风忽然说道,脸上带着笑容。不管怎么说,是我家的杯子,我就要带回去。““这是我的底线,也是我妈的底线。”他主要是为了说后半句。“好,你现在就能带走。”虎娃立马摊开手说道:“只是,这场戏还没唱完,他这个台柱到时候怕是还免不了要上阵的。”他说着,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我这个人从小就爱看戏,最讨厌的就是看唱了一半的戏。”胡风再次沉默。“谢谢。”胡波忽然说道,看着虎娃,脸上露出了一抹释然的笑容。说起来,我是挺对不起你的,不管你因为什么目的靠近我,你没有做任何一件对不起我的事情,反而,是我一直在伤害你。“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就做出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领导,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只是一个下属,对你们领导来说,下属不就是一条可以随时抛弃的狗吗。”他说着,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所以我说谢谢你。”胡波笑道:“你是个人才,我想,我们以后还会遇到的。”“希望吧。”虎娃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看着他目光严肃的说道:“只是希望,那个时候我们不再是上下级的关系了。”“那个时候,我会把你当做朋友的。”胡波笑道,然后就转身出了门。胡风顿时也站了起来,跟虎娃告别。“你放心,我不会雇杀手在半路拦截的,如果你受伤了,谁和我合作呢。”就在他要走的时候,虎娃忽然说道。胡风苦笑,说道:“你答应让我把破杯子带回去的。”“是啊,我只是感觉,你有些太累了。”虎娃笑道。“我不怕。”胡风笑道。回去的时候,我准备坐直升机回去。“他的话音刚落,虎娃就听到一阵螺旋桨的声音响起,不由就一愣,哈哈笑道:“看你,也太认真了吧。”“没办法,我是被吓怕了,即便是才看到狼,也要做出十足的戒备,不是吗。”胡风也大笑。“好,那我就不远送了,祝你一路顺风。”虎娃说道。“逆风也要回去啊。”胡风叹了口气,富有深意的看着虎娃。再见。“他说道,然后大步转身离开。出了门,他就先是感觉到一阵不对劲,四面看了看,却发现木风在身边,没有什么不妥,这才转身大步离开。“我靠,这个家伙还真弄了一架直升机来了,还是军用的。”他走了,木风顿时就跑到办公室里看着虎娃说道。“是啊,我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比我还无耻。”虎娃摸着鼻子,也是一脸的郁闷。我只是吓唬吓唬他而已。“他说着,脸上带着一抹偷笑。“我靠,你给我说实话,你究竟让光头去做什么了。”看到他的笑容,木风顿时就有一丝不良的预感,急忙看着他问道:“你可别乱来啊,胡风可是个正宗的少将,他如果出了事,真的很麻烦。”“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就在这里,这么多人给我作证我什么也没干啊,再说了,光头人家又不是我们国家的人,人家是美国海豹突击队的队长。”虎娃摇头摆手的说道。顿时,木风心里的慌张感觉就更加严重了。胡风带着胡波上了直升机,直升机刚刚开出了大龙县城,正准备拔高,就看到一束耀眼的光亮朝着他们冲了过来。“不好,是火箭弹。”胡风顿时吼道,直升机司机则已经做出了规避的动作,火箭弹几乎是和飞机擦肩而过,在空中爆炸了。就在他们正准备松口气的时候,就看到又一束耀眼的光芒冲了过来。他们再次闪避,然后又是一束。再闪避。一直到第六颗射完了以后,才停了下来,然后他们就看到一辆车快速的窜进了不远处的山林,消失不见了。“胡师长,我们要不要跟上消灭他。”守卫顿时就在边上吼道。刚刚他们都吓坏了。他们很清楚,那六枚火箭弹任何一枚只要碰到了飞机,他们就全部要完蛋。就在这个时候,胡波说话了,语气淡然。“不了,那个人是个特战高手,而且是高手中的高手,你们难道没发现,六枚火箭弹,都是肩扛的,竟然还能精准到这种程度,而且他进入的那片丛林,最少有上千亩,进去了以后,你们谁保证自己能出来?”顿时,胡风就愣了一下,有点惊讶的看着他。“我还没老呢,虽然说我平时很不喜欢学习,但是,军事理论那是我的专长。”胡波笑道:“最关键的是,你发现了没有,那个人并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不然的话,他不会等到我们完整的做完规避动作才再次发射。”“是啊,如果他的动作再快五秒,甚至三秒,我都躲不过去。”驾驶员这个时候也有些惊恐未定的说道:“刚刚的那种感觉,我感觉好像不是在战场,而像是在实弹训练,太刺激了。”顿时,胡风沉默了,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个让自己当做废材的弟弟其实并没有他想的那么不堪。“这或许就是他要送给我的大礼吧,放我一条命。”胡波笑道,然后戴上耳机,听起了音乐,好像刚刚的危机对他来说真的只是一场演习而已。旁边,胡风看着他,脸上的神色无比的复杂。他发现,经历了这次事情,自己这个弟弟开始变得让他自己不认识了。县长办公室,木风出去了,虎娃则是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边喝茶,一边看着手上的一叠厚厚的资料。是胡波的资料,最完整版本的,木风刚刚给他弄过来的。“我TMD就知道这个货是个天才,不然的话,这么这么懒还能混的这么高。”看着看着,虎娃直接就把手上的资料往桌子上一砸,说道:“看来我的赌注是赌对了啊。”他心里说道,再次陷入了沉思。经历这件事情,虽然说他空前的获得了很多的筹码,但是,却也陷入了一个空前大的黑洞里,那就是他必须要学会怎么在最短的时间里驾驭自己身边的资源。他正在思索,门忽然被推开了,刘殿德笑着走了进来。“你没事吧。”他看着他问道。“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虎娃立刻笑道,指着沙发让他坐:“哎呀,我现在倒是变成一个闲人了,是了,上面有没有说什么时候给派给新县长过来啊。”听到他的话,顿时刘殿德就笑了。“你呀,有你在,谁敢来这里当县长啊,不过你也别着急,就这几天了。”他说道。虎娃顿时也跟着笑了笑,然后目光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说道:“是了,那件事情你准备的怎么样了。”“送上去了,是非成败,就看这一下了。”刘殿德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不过按照我的经验,这个事情八成是要被捂住的。“虎娃点点头头,说道:“不是八成,是十成,不过有什么关系呢,果子已经丰收了。”刘殿德顿时一愣,然后就笑了起来。“你呀,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我有时候真的不敢想,如果我没有碰到你的话,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他说道。“你还是你,只是走的路不一样了。”虎娃也笑道:“很多时候我也在想,我究竟是怎么走到现在的啊,要知道,就在几十天前,我还是一个穷小子,屁都没有,身上最多就装过一百三十五块六毛钱。”刘殿德干笑,不说话,这句话,他知道自己不能接。“好了,不说这个话题了,领导,那我现在是什么职位啊,总不能说咱们县里没县长了吧。”虎娃忽然问道。刘殿德一愣,指着他笑道:“你着急个屁啊,上面的命令还没下来,现在胡波暂时还是县长,慢慢等着吧,你现在多自由啊。”虎娃顿时嘿嘿一笑,不说话。一天,两天,三天,一直到一个礼拜都过去了以后,终于,市里才下达了一条命令,说是胡波因为患了重病,无法再继续工作,主动辞职,回家养病去了。对于这个命令,从上到下一片鸦雀无声,知道这个事情一点内幕的人,一个屁不敢放,不知道内幕的人,以为这个消息是真的,毕竟,人民都还是淳朴的。“据说我们县里要新来一个美女县长啊。”“据说还是个研究生啊。”·····清晨,虎娃刚上班,就听到门口的几个保卫在议论,不由就停下了脚步。“要来个美女县长?”他自言自语道,顿时感觉眼前一片光明,他能够肯定,自己未来的日子肯定不是那么乏味无聊了。    一边在心里YY着,一边往办公室里走去。到了中午的时候,他一个人出去吃饭,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身材高挑,气质优雅,一身小西装,约么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站在县委的门口正在往里面看。“喂,你是干什么的,不要站在路中间,危险。”看到她站的时间长了,保卫顿时就上去好心的提醒她。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就咳嗽了两下,走了上去。“呀,刘秘书啊,你怎么,出去吃饭啊,不是给你说了吗,想吃什么给我们哥几个打个电话,我们就给你买了送去了,你每天那么忙的,下一趟楼费多大的劲啊。”保安看到虎娃,顿时就冲着他笑着说道。“你个黑蛋,我每天忙个屁啊,老子闲的蛋都凉了,这个女人是干啥的啊。”虎娃顿时笑骂着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正在问啊。”黑蛋说着,一脸傻笑的看着正在好奇的看着他们两个的气质美女。虎娃顿时就一把把他给推开,骂骂咧咧的说道:“你知道个屁啊,回去站岗去。”然后就看着眼前的美女咧开嘴笑道:“美女,请问你是来做什么的,不要站在路中间,危险,这车来车往的,是了,美女,你吃饭了没啊,你是喜欢中餐还是西餐啊,我能不能请你吃个中午饭啊。”他腆着笑脸说道。一边说,一边打量着眼前女人的身材,心里不断的感叹着。“真白,真大,真汹涌啊,只是不知道她热不热,这么大热的天,还穿个西服,披个白衬衫不就好了。”他心里嘀咕着。远处,车里,柔情月看着他这幅样子,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月姐姐,要不要我下去收拾他一顿,太可恨了,他在你面前都没有这么点头哈腰过。”庞玉也在边上撅着小嘴煽风点火。听到他们的话,木风顿时就笑了。“你们啊,不要着急,放心吧,在这个女人面前,他占不了一点的便宜的,你们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吗,这个女人啊,就是新来的县长,上官玉。”他说道,看着虎娃的眼神带着一丝怜悯。“啥,这个女人姓上官,难道她是上官家的人啊。”庞玉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木风立马笑道:“答对了,可惜没奖,她不仅是上官家的人,还是上官无趣老爷子最小的一个女儿。”他说着,摸了摸鼻子。对于这些,虎娃却是根本不知道,他现在还在腆着笑脸欣赏着女人的美妙的身体。“前凸后翘,是生娃的好料啊,就是年龄有些大了,看上去得有三十了,有些不好,很不好。”他心里不断的评点着。“看够了没有,刘秘书,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走吧,我答应你了。”看着眼前一脸色眯眯的年轻人,上官玉心里是充满了十万个为什么的疑惑。她是在是想不通,为什么上官洪峰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会败在这么一个家伙的手上,而且,不禁浑身骨头被打碎了,六识都被他给废了,完全成了一个活死人,活生生的被憋死了。“好啊,美女,你想吃点什么,要不要尝尝我最爱吃的,我们大龙县的特产,大龙刀削面,我知道一家馆子特别好吃,保证你吃了一顿想吃第二顿。”虎娃顿时就搓着手看着她笑道。“你放心,那里的环境很好,最近才装修了,虽然没你们大城市那么豪华,但是绝对干净,也很安静。”听到他的话,上官玉顿时秀眉轻轻一皱,问道:“你知道我是谁了?”“本来不知道,不过现在想不知道都难了。”他笑道,就往她的背后走去。上官玉一愣,转过身,就看到送你自己来的侄女上官婉儿正在朝着这边走过来,只是她的脸上现在竟然带着小女人一样的笑容,让她更加无法接受的是,这个目光竟然是看向她心里那个无耻的男人的。她更是发现了一个颠覆了她三观的现象,那个在自己面前一脸色眯眯的无耻男人,此刻的表情竟然变得无比的认真,好像这世界只有眼前的一个女人了一样。“你来了。”虎娃笑着看着她问道,轻轻的抓住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嗯,陪姑姑来的,她以后可是你的上司了喔,你小心了,我姑姑很凶的。”她俏皮的说道。虎娃笑着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说道;“调皮,黄裙子很好看,只是有些太短了,小腿都露出来了。”他说着,脸上带着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我知道啦,这不是想在你面前漂亮一点嘛,怕你不要我了喔。”她笑着说道,一脸的柔情,眼睛从未离开他的脸半分。虎娃顿时就再也不忍心责备了,轻轻的握着她的手说道:“你真是个傻瓜,吃饭了没有,我正想去吃刀削面,我最爱吃的,只是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吃面。”“你喜欢的,我都喜欢。”上官婉儿一脸幸福的笑道。顿时,上官玉就凌乱了。她可是很清楚,上官婉儿几乎是不吃面的,甚至,她很讨厌面,可是她现在竟然为了一个男人说自己喜欢吃面,而且笑得那么幸福,她再也受不了了。“你们两个,什么情况,我就奇怪了,你这个小色狼下了什么迷药,竟然让我家婉儿这么听你的话,你知不知道,她天生消化不好,不能吃面的。”她冲上去看着虎娃吼道。虎娃顿时一愣,一脸心疼的看向了面前的可人儿。“安啦,现在都不一样了,我的病就快好了喔。”她说着,调皮的冲着他眨了眨眼睛,然后看着上官玉说道:“姑姑,放心啦,我不会有事的,他会保护我的,我想和他单独呆一会。”最后一句,她的语气已经有些刻板了,不像是在请求,倒像是在命令。上官玉顿时无奈,摆了摆手,说道:“我最不相信的,就是你面前的这个家伙。”“姑姑,我不许你说他的坏话。”上官婉儿顿时脸色就变得冰冷。“好好好,我的侄女竟然因为一个男人和我翻脸,哼,小子,你有种,你给我记好了,以后我可是你的上司。”上官玉气冲冲的说道,就大步往县委里走去。“其实姑姑的人还是挺好的,她嘴上凶,可是心很好的。”看着她走了,上官婉儿顿时就说道,然后脸色轻轻一红。我是不是有点太凶了,你不要生气喔,我以后再也不会了。“虎娃顿时就伸手摸了摸她的秀发,一脸心疼的说道;“傻瓜,以后不许说对不起了,其实,你没必要那么袒护我的。”上官婉儿顿时就宛然一笑,面如桃花,美丽嫣然。虎娃顿时就有些痴了,不由愣了一下。“呆子,走吧,吃刀削面去咯,我还从来没有吃过刀削面呢。”她揽着他的胳膊蹦蹦跳跳的说道,像一个还有青春的女孩。远处,车上,木风看到这一幕,差点哭了。“TMB的,这个混蛋,禽兽,竟然这么对我的女神,我的女神啊,就这么让他骗了。”他怒吼道。只是很快就听到了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你的女神是谁啊,我的好师弟。”顿时,他的脸色就尴尬了起来。“我的女神当然是师姐你了,这世界,最美丽,最漂亮的就是女人就是师姐你了,除了师姐你,谁也不配当我的女神。”他立马改口,心里能想到的赞美词语都连珠不绝的往外吐。“够了,我知道,我不如她。”柔情月神色有些暗淡的说道:“她能给他的更多。”“不,师姐,你千万不要这么想,我可以肯定,虎娃他心里肯定是特别爱你的,真的,相信我,肯定是的,你难道没有发现啊,他看着那个那个女人的眼神,好假啊。”木风赶紧说道。说完,顿时又,感觉到一阵森凉的气息从车后面传来,这才想起后面还坐了两个女人,庞燕和庞玉,顿时就一阵头疼。“我的祖宗啊,你就不能安生一点,少找几个女人啊,你这样,让还是单身的师兄我情何以堪啊。”他心里哀嚎着。即便是你找了这么多的女人,也不要都放在一起啊,很不好,很不好的啊。“他说着,一脸哭相的享受着自己腰间几只小手的“抚摸”家常面馆,一家很小的面馆,小到只有八张桌子,木头桌子,每张都擦的很干净。这会正是吃饭的时间,其中的七张桌子都坐的满满的,甚至有客人在拼桌,只是靠近门口窗户的一张桌子却空着。“老王啊,你这张桌子让我坐坐呗,空着也是浪费地方啊。”一个熟客看着柜台前四十五岁的老板笑道。老板却只是摇摇头不说话,看着门外的方向。看到虎娃的身影,他顿时眼睛就亮了,再看到他身旁的漂亮女孩,还有他们身旁的一大堆随从,老板顿时就先是一愣,眼神有些暗淡,然后笑着迎了出去。“王叔啊,你不要这么客气,老规矩,来两份,记得,一份不要葱不要蒜,不要辣椒,少加点盐。”看着老板迎上来,虎娃顿时就冲他笑道,然后指着那张桌子对上官婉儿身旁的随从说道:“这张桌子是我专用的。”几个随从听到这话,顿时就冲着身后挥了挥手,然后就有人拿来一个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些被塑料袋密封的白抹布,开始擦起了桌子。“他们认真惯了,影响你生意了,不好意思。”上官婉儿难得没有露出冷冰的目光,淡然的看着老板说道。这让虎娃不由都感觉眼前一亮。等到坐下了,他才悄悄的问道:“不对啊,我见你平时不管是见到了谁都是一副冷冰的样子,今天见到老王咋不冷冰了啊。”“我见你也不冷冰的。”上官婉儿顿时笑道:“你就不要欺负我了,我是能看出来这个王老板是个很好的人,所以才表情好了一点,怎么,你不乐意啊。”“不,不是,我巴不得你天天都笑的和花一样。”虎娃立马说道,说完,就看到上官婉儿的脸色变得暗淡了起来,不由就有些着急,挠着头。“傻瓜,我没责备你的意思,只是,很多时候,我都是身不由己。”她笑道,轻轻的捏了捏虎娃的手。我所生活的环境,是你不明白的,一不留神,就可能被人算计的死无葬身之地。“虎娃沉默,良久,才说道:“当哪天,你不想过这种日子了,那就放下,大不了我养你,你吃饭又不多,我养得起的。”听到他的话,上官婉儿顿时就笑了,娇面如花,美丽非凡,边上的食客们都被她的笑容给吸引了,吃饭都忘了,都愣愣的看着她。“知道吗,第一次有人说要养我呢。”她却不在意,只是看着虎娃,好像这世界只有虎娃一个人了一样。“怎么了,不能我养你啊。”虎娃顿时就有点不乐意了。我是你男人,男人养女人,天经地义。“他说着,一脸认真严肃。“嗯,饭来了,吃饭。”上官婉儿忽然说着,看着背后伙计端来的两碗面。饭做的真快啊。“她笑道,然后就拿着筷子先吃了起来。“慢点,小馋虫,烫。”虎娃顿时急忙说道。“没事,我不怕。”她也笑道。这顿饭,他们吃的很慢,周围的人都走光了,他们都还没吃完。“傻瓜,再不吃饭就冰凉了。”虎娃笑着看着她说道。“不能吃完,吃完我就要走了。”她一脸伤感。虎娃一愣,眉头一皱,立马问道:“不能呆一天吗,这么着急,上官家的男人都死完了吗,让你这么累。”“不是,是我自愿的。”她笑道:“人总要给自己点目标和追求,我不想做奴隶,所以,只能做奴隶主了。”“你可以有其他的选择的。”虎娃说道:“真的。”他看着她,眼神里带着无比真诚的目光。“我知道,可是,代价太大了。”她笑道:“给我点时间,好吗,我会腾出时间好好陪你的。”看着她一副愧疚的样子,虎娃顿时心痛莫名,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良久,两个人才分开。起身,就看到面馆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就连老板和伙计都不见了。虎娃知道,他们都被打发出去了,就为了给自己两人留下一点私人的空间。“亲我一下,好吗。”站起来,上官婉儿看着虎娃说道,眼睛里带着渴望的神色。“我亲你我有什么好处啊。”虎娃顿时就嘿嘿笑着说道,笑的很傻,很天真,像个大男孩。“你笨啊,你亲我的时候我也在亲你啊,难道你不想亲我啊。”上官婉儿皱着漂亮的鼻子冷哼道。“没,没,我想呢。”虎娃说着,急忙就低头在她的额上轻轻的亲了一下,却被她抱着脖子吻住了嘴巴,一根小舌同时滑进了他的嘴里,轻轻的搅动了起来。虎娃顿时也回吻了过去。良久,良久,两个人才分开。“是了,你还没送过我礼物呢,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她忽然看着他一脸不情愿的说道。虎娃一愣,急忙说道:“你想要什么,我马上给你去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哼,就知道骗人,我想要你,你跟我走吗。”上官婉儿说道。虎娃顿时沉默。“我,对——”“不许说,又要说对不起,我讨厌你给我说对不起,你再说对不起我不理你了,听到没。”她立马打断了他的话,然后轻轻的抱着他,把脸埋在他的怀里。“如果可以的话,下个月能不能去天京看我,十一月一号,我生日呢。”她说道。虎娃一愣,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才知道她的生日。“我才知道你的生日。”他笑道:“你放心,十一月一号,我一定会到天京陪你。”“嗯,好,说话要算数喔,来,拉钩,拉钩了你就不能反悔了。”她伸出右手的小指头伸在虎娃的面前。虎娃一愣,笨拙的也跟着伸出自己的右手小指。“你笨啊,男左女右,你要伸出左手的才行。”她顿时不依的说道,然后抓着虎娃的左手,和他拉住。“好了,跟着我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她说着,就笑了,开心的像个孩子。知道吗,我最近才学会这个游戏的,特别好玩,一直想找人玩。““以后我和你玩。”虎娃只能笑着给她一个未来的承诺。“嗯,你说的啊。”她笑道。“嗯,我说的。”虎娃笑道:“相信我,我说到做到。”“嗯,你说的,我都信。”她点头——

你还没有登录呢!
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

取消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