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p.google_tongji_new--] 汤姆叔叔影院
欢迎观临汤姆叔叔影院!最新域名:https://tmss.live
登录 |  注册
***
  • 个人钱包
  • 今日签到
  • VIP投稿
  • 我要赚钱
  • 登出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https://tmss.live

您目前还未开通会员
成为VIP享受更多观影特权

开通VIP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小说 > 我和母亲的情与爱 - yyu8922
我和母亲的情与爱 - yyu8922
时间:2023-04-13 18:16:30
  一直想写点什么,但是一是懒,而是也不知道大家怎么看待,文笔不好,写完了自己都感觉像流水账一般,但却是自己的真是经历。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先介绍一下我的家庭情况,父亲和母亲是包办婚姻,印象中感情一般,父亲是搞建筑的,国企职工,经过多次改制后,现在单位叫中铁建集团下属分公司,具体名字就不说啦。建筑行业的特点就是常年在外,哪里有工程那里跑,一干就是几年,直到工程完工。从小到大,我一年见不到父亲几次,但逢年过节一般情况都能回来,有时候没有工程项目的话,大半年都在家里呆着,父亲最在乎的就是他不在家母亲管不住我,怕我学坏,考不上好学校,每次回家只要母亲告状,或者成绩不好,一顿暴揍是免不了的,因此我对父亲的感觉很难说,一方面又想父亲回家能给我带回各种其他小伙伴没有的玩具、游戏机等在当年算是奢侈品的东东,另一方面又怕每次回来被母亲打小报告,所以最疼很的就是母亲打我的小报告。

   母亲老家是四川的,靠近重庆的一个小镇,却不是农民,父母亲背井离乡在另一个省工作,两人都没有在当地老家工作,母亲在服装厂上班,清一色女工,小时候管的松,上班都带着我去,不带不行啊,那时候父亲不在家,当地也没有亲戚,没人可以照管我。

  父亲在家比较木讷,不善言辞,教育子女也没有什么方法,长期在外地上班也教育不了什么,父亲奉行的棍棒教育,反正只要母亲一告状,我就免不了一顿毒打,因此对于父亲回家我心理面谈不上欢喜,不是看在带回来的各种玩具和游戏机的份上,有时候觉得父亲最好一直在外地不要回家,这样我反而自由的多。

  母亲属于比较娇小的类型,个子不高,身材偏瘦,继承了川妹子的有点,皮肤很白,很细腻,说不上有多好看,但绝对很耐看,母亲很喜欢打扮,会利用服装厂的边角料参照流行款式自己做一些衣服打扮自己,但不属于妖艳类型,也不涂脂抹粉,性格也是川妹子特有的泼辣性格。

  小学之前没有太多的记忆,那时候家里条件差,租住的民房,用现在的话讲,就是一室一厅吧,我睡一张小床,父母亲的卧室和客厅就隔一堵墙,没有门,我的小床就在客厅与卧室的墙边,床的一头刚好超过卧室门洞,进卧室需要从床边过去,而睡在床上的一头刚好可以看到卧室的全貌,这就是我童年的印象。童年中我睡眠比较好,基本倒头就睡,早上不叫我是起不了床的,尤其是上学以后。有段时间父亲单位没有工程,在家里呆了估计快一年吧,有一天晚上睡觉发现半夜母亲房间亮着灯,迷迷糊糊中看到了父母亲正在做爱,那时候不懂啊,为什么父亲压在母亲身上一动一动的,为什么母亲下面那么多毛,无师自通的知道了他们在操B,为此很是兴奋了一段时间,知道大人是怎么操B了,最后也没觉得有什么好玩的,但是也知道这是羞人的事不能跟别人说,随着父亲单位工程开工以后一切又归于平静了。

  期间偶尔又偷看了几次父母亲的做爱场景,其中有一次见到父亲添母亲的B,很好奇了一下,这个秘密一直藏在心里,这些估计是三年级发生的事了,小孩子睡眠还是非常好的,之后再也没见过父母亲做爱的场景,小学就这么波澜不惊的过去了。

  不知不觉间,上中学了,上中学前,估计五年级吧,父亲单位分房子了,全家搬进了楼房,不过是顶楼,还好只有四层,不算高。整栋楼全是父亲单位的住房,基本上都是家属,男人在外干工程挣钱,女人负责在家带孩子、照顾老人,父亲很多同事的老婆都是全职家庭主妇,住进楼房这年父亲在单位当了个小头头,这时候家里生活条件有了大幅改善,初一我学习成绩还很好,都是班里前几名,但初二开始我结交了一档损友,那时候喜欢打篮球,除了打篮球外,还迷上了游戏,学会了抽烟,成绩开始直线下滑,班主任的几次家访,造成了我母亲不停的数落和责罚。总之那段时间我和好学生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个时候的我是叛逆的,父亲不在家,母亲也对我开始采取棍棒教育,我的叛逆也就愈发的激进,愈发的不想读书,跟着一档损友逃课、打游戏、甚至于打架等。

  父亲放假回家,母亲第一件事就是向父亲告状,之后一顿皮肉之苦是不可避免的,当然父亲在家的时候我也乖巧了一段时间,老老实实读书、上学、考试,混日子,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混着。这时候损友门开始泡妞了,我在这方面不是太感兴趣,篮球、游戏对我来时有意思的多,初三才开始,有几个损友尽然破除处了,每天各种炫耀,我只是觉得好奇,询问了下细节和感受,心中也有点蠢蠢欲动,不过我的眼界比较高,看上的女孩都是成绩很好有很漂亮的那种,写了几封情书石沉大海后,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在损友家偷看各种成人片后,对性有了直观的认识,也想起了当年看到的父母做爱情景。

  那个时候我身体发育的很快,再加上打篮球的关系,个头已经1米75了,身高超过了母亲一个头,初二的暑假记不清是去母亲卧室找什么东西了,无意中发现衣柜里不显眼的地方有几本杂志,封面女郎各种露骨的装束,里面各种露骨的文字描写,看的血脉喷张,面红耳赤,偷偷的拿出来看,这时候已经学会手淫了,不过手淫的对象都是封面女郎。之后开始时不时得会把母亲卧室里的小说偷出来看,有时候晚上精力旺盛,不撸一发都睡不着觉。

  初三开学后忽然发现平时和我一起玩的损友对今后的人生都有了安排,有家里有关系以后要去当兵的,有要去读体校的,最不济的一个不想读高中,要回去帮家里做生意的,这时候忽然发现我最应该做的还是去读书,感觉自己忽然悟了,初三用了一年的时间突击,终于在中考的时候勉强购够上重点高中线。最后一个学期真的很苦,每天一早起来背单词背公式,读书上课、晚自习、做练习,我放松的方式打篮球、和躲在卫生间里看小黄书手淫,期间拿过母亲的内衣、内裤,当然没敢喷在上面。

  初三下学期还发生了一件大事,母亲单位改制了,母亲单位个个人心惶惶,不少人面临裁员,这个时候母亲到处找人多关系,想保留工作,期间有个长相猥琐的中年大叔周末经常来家里和母亲交谈,潜意识认为这个男的对母亲不安好心,每次来家里都要待几个小时,只要这个男的来家里我就坚决不出门,母亲可能也是有所警觉,只要那个男的来家里,就叫我在家好好复习别出去乱跑,后来知道这是母亲单位负责改制的一个主任,老色狼一个,上了单位不少女工。中考前父亲回来了一趟,待了一个月左右,然后母亲彻底买断工龄成了下岗职工,全职家庭主妇。用父亲的话说,家里要有个人专门管我,要不然我就废了。中间有个小插曲,父亲岗位又往上提了一级,工作更忙了,经常几个地方到处跑,每次回来在家待的时间越来越短,母亲以前对父亲虽然有所抱怨,但从没有想现在这般抱怨会在我面前经常性提及父亲的各种不是。初中毕业的假期,没有了压力,又和一档损友混到了一起,玩吧通宵上网、打游戏,认识了各种黄色网站,也接触了不少乱伦小说,这时候开始注意自己的母亲了,对着母亲的内裤和乳罩撸管时会幻想母亲的私密部位,不过撸完也就过了。

  高中换了学校,离开了县城,在市里开始了住校生涯,脱离了初中的损友,来到新的环境,发现身边个个都是学霸,自己突然变成了学渣级别,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开窍了一般,一股不服输的劲头一直在心头,暗暗下定决心立志一定要考个重点大学,初中拉下的知识点,导致高一时学习比较吃力,成绩只能算是中等,和母亲要求报补习班每个周末都不回家,母亲亲自到市里各方打听,找了个口碑不错的补习班给我报了名,高一的一年中,除寒假外基本没有回过家,花了一年时间总算才赶回到班级前几名。

  和母亲发生关系是高二前的暑假,母亲买断工龄离职,一方面是服装厂改制裁员的原因,另一方面是母亲身体不太好,母亲一直说是生我的时候坐月子没做好,另一方面服装厂的劳动强度不是一般的大,长期保持一个姿势导致拉下了颈椎病,所以母亲37岁就在家当了家庭主妇,我住校期间去找了份卖服装的工作,暑假我放假回家母亲就辞了卖服装的工作,主要是卖服装太累,也挣不了多少钱,用母亲的话说,以前天天在家不觉得,我去上学后,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挺寂寞孤独的,所以找个工作干干,也不能总闲着,我放假期间,就在家照顾我了。

  才放假父亲回来了一趟,几乎和我一同到家,但只待了一周时间就走了,父亲在家的一周,有天半夜起夜,路过他们的房间,听见房间里的响动,知道他们在做爱,回到房间撸了一发才睡着,印象中父亲每次回来母亲都是很高兴的,但这次父亲才走,母亲就对我数落父亲的各种不是,对我们母子如何的不关心,搞得我都弄不清楚情况。

  父亲才走没多长时间,就迎来了这年的酷暑,这是我印象中有史以来最热的一个夏天,高一在学校的时候老实说,特别想家,特别想母亲,可能是第一次离开家吧,以前不觉得,感觉自己初中时真是不懂事,不能理解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把我拉扯大,辜负了父亲和母亲的期望,还好勉强掉尾巴进了重点高中。

  所以假期除了偶尔出去见见初中的同学外,几乎没有这么外出,每天在家做作业、早上跑步,下午在楼下的篮球场打打球,偶尔赔母亲买买菜,由于整个小区都是父亲单位的职工住房,菜市场就在小区门口,买菜的途中全是父亲单位的同事,有我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见到我和母亲买菜总会和母亲聊两句,听到我在重点高中读书,都会说几句恭维的话,看得出来母亲心中的满足和自豪,特别是有些熟悉的邻居知道我初中调皮捣蛋惹是生非的人,都会由衷的夸赞我长大了,懂事了,也会和自家的孩子进行一番比较,这个时候母亲是自豪的,用母亲的话来说,一个人把我拉扯到总算有点收获了,剩下的就等我考上一所好的大学了。

  家里的房子在顶楼,当年的房子没有隔热层,以前的房子都是板式房,往年前后阳台窗户打开空气对流也不觉得有多热,但那年感觉整个夏天几乎没有风,感觉也就是父亲走后一周多时间吧,酷暑来临,那时候还是没有空调,家里就一个落地扇,热的受不了,每天在家都是穿个大短裤和背心,每天中午、晚上都要冲个凉才睡得着。

  那段时间时间母亲在家也穿得比较清凉,由于母亲是做服装的,家里有缝纫机,常常会自己买点布料参照流行服饰自己制作衣服,小时候我的很多衣服都是母亲自己做的。那个夏天母亲做的几件在家穿得夏装,怎么说呢,就是那种无袖的衣服,前面领口开的比较低,腋下的口开的比较大,在家里经常不经意间会看到母亲走光,有时我经常有意无意的去偷窥母亲的春光,往往这时下身反应很激烈,经常搞得我想办法遮掩,往往这时网上必须要撸一发才睡的着,本来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故事发生,虽然受乱伦小说影响,但也就是偷窥下母亲,撸管时意淫下母亲而已,真没有想过会和母亲发生些什么。

  我们家楼下有个篮球场,一般每天晚上晚饭后我都要下去打会篮球,那天球场有场比赛,在阳台上就可以观看比赛,得天独厚的条件,球赛是19点开始的,后勤部门间的比赛,房子是老式的设计,卫生间在阳台,吃完晚饭冲了个凉出来在阳台等着看球赛,夏天的天气长不多要20时半才全黑,母亲喜欢种花,面家里阳台外做个个外支架种了好几盆花,母亲个子不高,165不到点有时候弄花够不着,所以阳台上放了一个木台子,方便站在上面摆弄花草。

  等待球赛开始的时候,母亲也去冲凉了,球赛开始一半吧,听到母亲加我,原来母亲忘了拿毛巾,在我给母亲送毛巾的时候,心砰砰跳,满脑子想着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母亲的裸体,本来卫生间的门只开了跳缝,给母亲递毛巾的时候,心里给自己想了无数种说辞,大着胆子把门开了三分之一左右,递毛巾的时候,头也伸进卫生间,和想象中不一样的时,母亲侧着身,由于是长头发,母亲低着头,蓬头冲洗着头发,雪白的身子,身前的乳房晃动着,那一刻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母亲,忘了所有的事情,感觉不到时间的长短,直到母亲准备关水,才慌忙把门关上,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估计盯着母亲的身体看了估计有2、30秒钟吧。回到阳台感觉心砰砰的跳得厉害,小弟弟顶这个帐篷,消也消不下来,母亲出来的时候已经天色渐暗,洗完澡房间里还比较热,相反阳台反而稍微凉快些,母亲在等头发自然晾干的同时和我一起看楼下的比赛,母亲出来的时候换了一件丝绸的吊带睡衣,应该是父亲带回来的,第一次看到母亲穿这件衣服,而我眼睛看着下面的比赛,满脑子想的都是母亲的裸体,就这样和母亲在阳台上和母亲有一塔没一搭的说着话,基本上都是母亲问我答,现在早已想不起都说了些什么。

  球赛快结束时,母亲站在浇花的木台上让我帮她揉下肩膀,揉了几下发现站着不好揉,母亲就手杵在阳台,看着球赛,让我一边揉着肩膀一边给她介绍篮球的比赛规则,这个时候我是站在母亲的背后,母亲的臀部正好在我前面,丝绸的睡衣非常贴身,看着母亲的身材曲线,忽然发现母亲洗完澡后没有穿内衣,甚至连内裤都没穿,感觉自己口感舌燥,帐篷搭的好高,还好在母亲背后再加上没有开灯不至于被母亲看到,后来才知道,我不在家的时候家里就母亲一个人在家,也不用忌讳什么,所以洗完澡基本上都这样穿得,随意惯了,我放假回家后母亲也没怎么注意。

  早就接受过各种小黄书熏陶的我,虽然知道和乱伦是不为世人接受和认可,但也没想过和自己母亲发生关系也什么不好,在帮母亲揉肩的时候小弟弟无意中盯到了母亲的臀部,虽然马上就退开了,但发现母亲病没有什么动作和表示,慢慢的试探性的抵在母亲的臀上,因为我穿得是宽松的大短裤可以很明显感觉到小弟弟的位置滴在母亲的两个臀缝之间,母亲和我都没有讲话,我的手从揉肩变成了抚摸母亲的肩部,感觉心砰砰的跳,很兴奋也很刺激,从母亲的腋下偷偷看去,母亲的乳房垂吊着,看不见乳头,睡裙腋下的开口很大,鬼使神差的我伸手握住了母亲的乳房,真的那时候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胆子,就这么赤裸裸的从睡裙吊带边上伸手过去就握住了,就一个感觉,好软,好舒服。当时就听母亲说了一句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我想也没想就问了一句我小时候是什么样。

(二)

  偶尔抽空写一点,对不住,大家等的时间有点长了,一是工作忙,而是我必须确保绝对安全的情况下才会写,见谅!

  等我弄下头发再跟你说,母亲从浇花的木台上准备下来,我也赶快把手抽了回来,那分钟真想给自己一耳光,多什么嘴啊,母亲转身去了卧室梳头,这时候头发基本干了,本想追着母亲去卧室,却不知道用什么借口,可能大家会说去帮母亲梳头,抱歉,当时真没想到这个,感觉自己还用点恍惚吧,我继续在阳台上装作看球赛,心思却早已不在球场上了。满脑子都在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我看到了母亲的身体,甚至赤裸裸的毫无阻隔的握住了母亲的乳房,虽然感觉就几秒钟时间,自己都觉得今天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

  没过几分钟球赛就结束了,我回到客厅,感觉客厅里像蒸笼一样,再加上内心的燥热,顺手就把T恤脱落,赤裸着上身,打开落地扇,母亲也从卧室来到客厅,除了头发梳理顺了,其它都没改变,不知怎的心里一阵高兴。

  母亲一边埋怨开着风扇还把衣服脱了,小心感冒,一边调低了风速,让我穿上T恤,但是天气实在太热,我还是坚持赤裸着上身,母亲一边用遥控寻找着电视频道,一边说着一晃眼我就长大成人了,等到我考上大学,她也可以松口气了,和母亲一起坐在沙发上,听着母亲诉说着一个人把我拉扯大是如何的不易,期间我在异地的父亲也不知道挨了多少炮弹轰炸,感觉母亲对父亲的怨念不是一般的大,母亲的诉说有些事是我知道或曾经听说过得,更多的事是第一次从母亲嘴里知道,比如我小时候如何调皮,如何不听话,细节在这就不说了,要不就真显得太啰嗦了,重点的有几个,一是生我的时候,只有母亲和外婆一个人,父亲在外地一个星期后才到家,另一个是我小时候特别难领,父亲不会照顾人,回来待了没几天就匆匆离去,外婆此时又突然生病,母亲坐月子时几乎没人照顾,反而还要照顾生病的外婆,爷爷奶奶在生我钱就去世了,而我刚生下来那几天不怎么吃奶,一晚上起来折腾几次给我泡奶粉,导致母亲身体一直不是太好,这也是母亲最终决定买断工龄的原因之一,但是我高中住校以后母亲一个人在家,吃饭也没胃口,又是如何的孤独,生病都没有人照顾。正在我思想开始抛锚,眼神往母亲身上乱飘的时候,母亲突然说道,上个月奶疼的厉害,连个烧热水的人都没有,我一下子来了精神,询问母亲原因,原来小时候开始吃奶以后,母亲乳汁太多,而我胃口太小,经常涨奶,特别是我不好好吃奶,虽然还没长牙,却经常咬母亲的奶头,造成母亲的乳房现在出现乳腺增生,乳房里出现肿块,时不时会奶疼,除了吃中药以外还要热敷,而这些事现在都是母亲自己一个人做。

  母亲在谈论自己的乳房时,没有丝毫的掩饰或躲闪,或者觉得我还未长大,也许在母亲的眼里,自己的孩子都是永远长不大的那种。而此时的我已经不是母亲眼里长不大的小孩了,有过刚才摸母亲乳房的经理,这时我大胆的向母亲要提出帮她按摩乳房的请求。

   母亲没有丝毫的迟疑就将抬手将两边吊带褪出,两个乳房就这么一下子直视在我的面前,当时可能就那么1、2秒钟的时间我盯着母亲的乳房呆住了,母亲的乳房略微下垂,乳头很大,不是太黑,这些年我最喜欢的就是母亲的乳头,在我愣神的时候,母亲拉着我的手放到她的乳房上,把乳房的肿块指引给我,确实如母亲所说,乳房里存在硬块,不是很大,但在母亲的指引下还是能感觉到,母亲在诉说自己的病痛,而我揉捏着母亲的乳房,却已处在情欲爆发的边缘。

  如果说刚才在阳台上我只是握住了母亲的乳房,确并没有像现在这样进行揉捏,而且此时母亲可以说上半身全裸的袒露在我面前,我这时下身挺立着,大短裤根本管不住我的小弟弟。此时我不仅在揉捏母亲乳房,手指无师自通的捻揉着母亲的乳头,母亲的乳头很长,不象之前小女生那种内陷的乳头,此时母亲靠在沙发已经没有看电视了,闭着眼睛也没说话,我低头就含住了母亲的乳头,母亲轻哼了一声,事隔多年又重接触到母亲的乳房。以后可能太激动,吸得有点用力,母亲敲了一下我的后背,又没奶,用那么大劲干什么,吸的疼死了,此时发现母亲的乳房全是我的口水。母亲没给我喘息的机会,母亲叫我去那块热毛巾过来,虽然不太情愿离开母亲的身体,还是马上起身去弄热毛巾去了。

  等我弄好热毛巾,母亲确却没有在客厅,电视依然开着,母亲却已回到了卧室在床上躺着,你自己看电视吧,我自己捂一下就好,母亲对我说道,那分钟没有东西能超过母亲身体对我的吸引力,我对母亲说道,还是让我帮你吧,你吃了那么多苦才把我养大,现在该我照顾你了,我拿着毛巾就上了母亲的床,很自然的把母亲才传上去的吊带褪去,之前半裸的母亲再次呈现在我眼前,虽然卧室没有开灯,但母亲的身体还是那么耀眼,微微发烫的毛巾放在母亲左乳上,右边乳房又被我吮吸在嘴里,母亲的右手搭在我的脊背上,我的手慢慢的摸向了母亲的大腿,真丝睡裙穿与不穿几乎没什么感觉,手很迅速的就摸向了母亲的阴部,母亲捂着毛巾的手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真的没穿内裤,真真切切的摸到了母亲的阴部,很多毛,和我的阴毛相比,母亲的阴毛比较粗硬,那个生我的地方,温暖而湿润,娇嫩而柔软,母亲闭拢双腿,轻声说着别闹,而我已经忍不住翻身把母亲压在了身下,用腿分开了母亲的大腿,没有什么激励的反抗,我上面追吻着母亲的唇,下面褪脱着我的大短裤,感谢夏天,几秒钟我已经一丝不挂了,母亲除了腰上还有睡裙没有脱去,和全裸已将没什么两样了,母亲一直躲闪着我的亲吻,说着快下去,别闹,不要之类的,但声音很小声,我的小弟弟一直在探寻着母亲的幽径,因为母亲的两只手从我翻身上去以后一直被我握着,所以一直找不准位置,急得我乱捅一通,忽然一瞬间小弟弟进入了一个很湿润、温暖的地方,我和母亲一瞬间都有点愣神,此时乘机吻住了母亲的唇,松开了母亲的手紧紧的抱住母亲。而母亲也紧紧紧的抱住了我,感谢以前看过的A片,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我开始了最原始的抽动,这时没有语言也来不及任何语言,母亲的舌头伸到我的嘴里,我贪婪的吮吸着,母亲嘴里的味道很好闻,我的抽插也一刻也没有停过,都能听到我和母亲结合处传来的阵阵水声,估计3、5分钟左右吧,终于在母亲体内一泄如注,趴在母亲身上喘息着,我和母亲浑身都是汗水,快下来,母亲命令道。

  本想一鼓作气写完再发的,看了大家的留言,决定先发吧,后续还有一章,主要介绍一下之后和母亲的生活以及和相处母亲的关系,最后的内容真的不保证什么时候有时间写,可能有些朋友会说是母亲引诱我发生了关系,因为久旷的母亲一直处于性压抑状态,再加上一个处于青春期的,身材魁梧的儿子,时不时还偷窥母亲的儿子,发生点什么也就顺理成章了。其实我也曾回想我那天怎么胆子就那么大,就敢把自己的母亲给上了,但是我从不敢和母亲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我的母亲是不会做错任何事的,错的只有我这个胆大包天的,胆大妄为的敢把母亲操了的不孝儿子,不过我不后悔,在与我同龄的人中,还在忍受性的压抑时,我和母亲已经享受着鱼水之欢了,母亲给我的不仅仅是性,还有体贴和包容,以及默契,有时我和母亲仅仅用眼神就能读懂对方的心思,这点没有谁比我母亲做的更好,包括我现在的妻子。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待续!


怎么感觉有人发过呢。 还有耐心是自己写的吗
真生动非常棒
下一篇:嫂子

你还没有登录呢!
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

取消
确定